龙西子

关于乔尼的黄金精神

         大概大家在讨论乔尼有没有黄金精神的时候,喜欢拿两次“舍遗体救老谢”和“舍身救妻儿”这两方面的论点作为乔尼有黄金精神的证据。其实这样不准确。乔尼可以说是历代JOJO里黄金精神展露次数最少的一个,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关。他在老谢和迪亚哥比赛的时候说过非常经典的一段话,意思是说迪亚哥是“掠夺者”,老谢是“继承者”,又说继承者是永远无法打败掠夺者的,因为掠夺者比继承者更狠,不顾一切,从而能代替更多的潜力。

        乔尼为什么这么深刻地了解迪亚哥?一方面他们是义兄弟,从小一起长大;另一方面,乔尼自己也是个“掠夺者”。他自然能看出迪亚哥也是同样的人,而在父亲正直的教导下长大、从未接触过人与人之间残酷的厮杀的老谢自然领悟不了乔尼的思想。乔尼虽然爱哭,但是如果把他误解成思想上软弱无力的娘炮,那就大错特错了。乔尼是极为凶狠的,他在碰到威胁的时候可以毫不犹豫地启动杀机,也就是林果所说的“漆黑意志。”他也非常“自私”。但他最终和迪亚哥走上了截然相反的道路,则是由于他内心深处除了看重自我的利益外,也极度珍惜他能获得的任何精神上的满足与幸福。这两者有时候是统一的,有时候又相互对立,最明显就是在为你纹身战结束后,他必须在老谢和遗体中选一个的时候。我们都知道最后他选了老谢。这说明乔尼并没有沦为彻头彻尾的利己主义者,他会为他人奉献。

         然而,又真的完全如此吗?纵观七、八两部,乔尼的自我牺牲都是为了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人,比如挚友,比如妻儿。他为这些人牺牲,某种意义上也是“自私”。并不是说牺牲就算无私。乔尼的牺牲中有一部分是关系到他自己感受的,那就是他永远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所珍视的事物被夺走,他非常珍惜自己所获得的一切,为了守护住它们,他会不惜一切代价。这种守住自己幸福的渴望有时候会超越乔尼为自己谋取直接利益的欲望,这一切都是他与尼古拉斯的的关系导致的。乔尼放纵了自己的欲望,将小老鼠达尼放生,结果间接害死了可能在当时是唯一对他亲切的哥哥尼古拉斯。所以在后来的人生中,他为了守住比自己直接利益更重要的【能给自己带来精神上满足的人】,肯放弃唾手可得的战利品。而在其他时候,乔尼为了自己的直接利益,就不会管那么多了。他并不会滥杀无辜,但杀人的时候也不会心慈手软。但是他的内心深处仍有愧疚感,他并不是完全丧失了道德底线的人。乔尼无法做到像迪亚哥一样毫无负担地抛弃道德的束缚,也是他和迪亚哥不一样的地方。这也是乔尼会选择救自己重视的人,而不是抛弃他们以满足自我欲望的一个原因。但是当涉及到不相干的人的时,乔尼的道德意识也变得淡薄了,比如说他曾因为遗体就想杀了迪亚哥,还有朝总统的光之壁射击(虽然我个人认为,朝光之壁射击的时候乔尼的情绪失控了,他并没有办法完全控制自己去理智地对待自己的行为。但是他毕竟做了这件事。)

         真正使乔尼在精神上发生转变的其实是他儿子的得病。乔尼在经历了救下妻子——大喜——疾病转移到儿子身上——大悲——的起落后,思想发生了根本的转变。之前他只关心到自己,以及自己关心的人的状态,他从未代换到与自己的无关的人身上过,所以他即使伤害到了他人,虽有愧意也绝不会有过分的心理负担。这也是乔尼多年来总是扮演“掠食者”的角色所导致的,掠食者不可能有闲心关心其他人的喜怒哀乐,但是乔治的得病让他看清,自己的自私与不顾将会给他人带来如何撕心裂肺的痛楚。当乔尼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就永远无法再将他人的痛苦置若罔闻,因为他完全了解了痛苦从天而降的沉重。既不能够再无所谓地牺牲别人,又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儿子死去,他最终只有牺牲自己。

          如果说七部是乔尼作为人如何成熟的过程,那八部关于乔尼的故事,就是乔尼作为人如何升华的过程。他摆脱了狭隘的思维,而真正拥有了同理心、感同身受地开始去怜悯他人,哪怕那些人与自己并没有任何关系。此后,他终于可以当之无愧地被称为拥有黄金精神,并安详地离开人间了。

脑子里装黑洞系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还是茶哥和444会玩

黄家大院25号:

巨根证明照(。),我真tm无聊。原梗点我,推上tag是greysweatpantchallenge

夹带的私货好像有点明显啊(。。。。

nottama太太画的JOJO同人图最吸引我的除了她(他?)惊人的配色之外,就是行云流水、挥洒自如的线条了,每次看到都觉得非常感动,怎么能有人画出如此灵动美丽的线啊,角色的性格在她(或者他)的笔下被演绎的准确生动,画面洒脱不羁,充满了饱满的情感,真的是我见过的最让人敬佩的同人画手。

RockTheBitch:

Fortunately
we still have one last night
to watch the shooting stars together

因为站的cp都偏冷只碰到过第一

雷莉尔:

泗橘: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水烟澜:

😭😭😭无力反驳

天飞家的狐狸:

混同人圈的无法反驳

透子中心短篇合志成员招募

谁!来!!告诉我!!怎么参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酒井 猫子:

呜 有生之年


犹米:



矢若←原来的“灯火”:







透子中心文本
主要招短篇写手,可能的话求个主催
参本要求3k+短篇,稿酬按千字计费(虽然可能很少哦)
透子中心,白all白
我们N白双透切白贝儿透子都写,所以要求参本没有CP洁癖
愿意一起玩的少年少女们来找lo主审稿嘛嘛嘛嘛(((o(*゚▽゚*)o)))





我打错tag了吗,为什么好多不是jo圈的朋友们过来赞我……

一点拙见

在吧里和人聊天,才发现我真喜欢定康两人,或许是太可爱的缘故~两个人不论是独立的性格还是在一起的互动都相当有意思,为彼此着想,互相分担,爱自己爱对方。他俩挺难写纯粹恋爱向的定康同人的,总觉得一手抖就要把她写崩坏,原因不在于定康两人的感情描写不够多,而在于两人的感情描写多但都是点到即止的,能让你感觉了到他俩间甜甜蜜蜜的互动,但下一个分镜就开始干正事了。这就是荒木老师描写人物性格的妙处吧,因此康穗完全没有给我恋爱脑的感觉,反而觉得她性格好独立有担当,明明是个普通姑娘,战斗的时候却能冷静下来观察形势,没有她的替身或许定助和剑已经死了。定助也是,拼命地想守护康穗而且也确实做到了,结果两人继续恋爱【什么】
有个细节,就是47话的时候定助看到卡蕾拉,预感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于是抛下刚刚被爱唱打的满脸是伤的康穗追了过去……然后第二天,在49话,康穗打电话过来告诉定助他要查的空条仗世文已经帮他查了,对于昨天的事只是问了句“你为什么突然跑掉?”一开始我觉得是康穗没有太把定助放在心上,后来又醒悟两人间若不是太过了解与信赖,怎么会如此风轻云淡又毫不刻意地维持着互相的情感。康穗对定助的感情非常明显,漫画里也有大量证据,但是她从来没有斤斤计较,抓着一件事不放盘查定助;定助对康穗的爱在夜露一战早已显现的非常明显——我用命也会守护你。这两人真是细水流长的情感,爱只有一起共患难过才会如此深刻。
所以纯恋爱向的定康写的好真不容易……两个人我觉得就是那种,呃,坐在对面看对方看到睡着,醒来后一起去吃饭的关系,太激烈的什么无情无义无理取闹肯定不可能,两方面都不会闹起来,就算一方外遇恐怕也是和平分手。要那么矫情的感情干嘛,我看到你,我觉得……真是治愈啊,阳光都没有你灿烂。多好。

一个沉默的吉良和少女心仗世文的小短文

        火车穿过荒野,穿过隧道,然后一路呜咽着向东奔驰。仗世文坐在车厢的右侧看着吉良吉影剥开一个橘子的外皮,又用他那骨节分明的手将它送进唇舌间咀嚼,咬碎,融化,仗世文盯着他一动一动的喉头,想着汁液溢满口腔的甜味如果通过接吻传来会是什么感觉。吉良好像看穿了他的所有的秘密,一针见血地将眼睛眯起。然后他的额头被猛地碰撞了一下,真的被吸吮着舌头亲吻起来。慌乱之余仗世文在硬座桌下的双腿乱蹬,连皮鞋都踢掉了一只。
      还好这节车厢里就他们两个人,吉良用沉默又带着威慑意味的进攻叙述着他的心情,仗世文后脑勺陷进座位的柔软皮革里粘住了头发无路可逃,只得瞪着眼睛承受这出其不意的攻击。海的味道从半开的窗口就这样溜进来,吉良终于放开了濒临窒息的仗世文,转头看向窗外。
      仗世文想起之前他说自己是海的男儿,也许他不适应之前干燥粗糙的陆地之旅,意外的相会让他倍感欣慰。吉良深邃的黑色眼睛像深井般泛着潮湿又危险的气息,但望向大海时又被那宁静的水域染成汹涌的暗蓝,带着塞壬歌声一样致命的诱惑力,诱使仗世文义无反顾地投入,哪怕他恐惧水,但在这里他感觉安全,并且忘却了纠缠不休的过往。
       

新文风好轻松……感觉我只要想到什么写什么就行了x不带脑子地比喻也行x

关于话剧演员的事情

崩溃发疯向

什么也没有讲清楚,就是自言自语地呓语,没有剧情文风

响视角

奏又死了一次,被我杀的。 他挥舞着头颅倒下去,长发被气流拉的乱抖,最后后脑勺砸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我放下手枪,只觉得内心无比压抑悲伤。他的的笑容还历历在目,现在却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咳,哪怕他二十分钟前刚刚死过一次。
“停!”琴音在几米外大喊着,高举她的双手,“不要往左侧倒,往右,往右!”于是奏从地上坐起来;他的表情很憋屈,好像刚刚有人扇了他一耳光。排练进行了这么久,他好像没有一个动作没被琴音挑出刺过;我不知道琴音是不是故意的,她太热烈像朵野玫瑰,以至于装疯卖傻起来没人能拆穿。我抓住奏的手,拉起他,让他双脚安稳地踏着地。 我想抱抱奏,说两句安慰的话,但是他只是咬着下唇不发一语。也许他觉得自己很失败,连一场普普通通的话剧都演不好,该死的。看着他,我觉得灵魂得到了洗涤,哪怕那些脏水原本就是奏泼上去的。我爱他。
他一步步地走向琴音,然后邻家姑娘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演技确实拙劣,不过毕竟是新人,可以磨炼——琴音有点操之过急了。我这样想着,但是没有去阻止。这毫无疑问,在而且奏和琴音的眼里都会显得愚蠢,虽然琴音知道内情,但这不代表她能容忍我干涉她作为导演的权利。好吧,我就抱着胸站在一边好了,待会还可以唱唱红脸,这下子得到我的安慰一定是很令人感动的。
“干什么?”
我觉得奏连皱眉的样子也好看,细长的眉毛纠结成一团让人想要把它理平。我觉得空气燥热,也许要再杀死他一次,方能熄灭我心中无穷无尽的火焰。
他真好看,不该来演一个落魄潦倒的流浪汉,应该去演大户人家贵公子。我很容易就被自己的情绪所禁锢,所以也想着,将他人拉入同我一样的悲鸣深渊。
我看着他走回来,哪怕落满尘土,依然是熠熠生辉的火红宝石,像血一样流动恍然不止,照耀我的双眸。
于是我拔出了枪。

约会去吧(其一)


“你喜欢什么口味的饮料,咖啡,牛奶,茶?” 广濑康穗搅拌着瓷杯里的深色液体,眼帘低垂。东方定助于是指了指菜单上的一项。
“就这个吧。”他说。
康穗伸过头去看了看,是柳橙汁。
“你真怪。”她笑着说。

窗外有滴滴答答的水声传来,下雨了。康穗双手托腮,望着它从淅淅沥沥的小雨一路发展为势如破竹的狂风暴雨,汹涌猛烈地撞击着窗户上的玻璃,将视野扭曲成仅能看见湿漉漉的斑驳色块。
定助一直看着她,看她眼睛都不眨一下地凝望着大块水花溅开的模样,那些晶莹剔透的水珠在她的眼底倒映反射出一闪闪的光亮,朦胧流转。少女忽然转过脸来,猝不及防地和他对上视线。

康穗的咖啡已经喝的可以透过覆盖着的薄薄液体隐约看见杯底,定助的柳橙汁则被喝的涓滴不剩。定助拿后槽牙卡住吸管顶端,深深浅浅地咬着它,直到咬的塑料制品破破烂烂。“我也喜欢咬这个,感觉很好。”康穗说,她的视线从窗外转向了少年。
定助底下头,默默地欣喜一下。“是吗,没想到你和我挺像……的。”

雨还是下个不停,她的脸上布满了愁云。
“电影要开始了呀。”
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确实,时间已经很晚了。但雨并没有理会康穗的苦恼,自顾自地倾吐着自己的泪。
没办法了。两个人挤在一把伞下,歪歪扭扭地走出咖啡厅的门。雨水砸落掀起的水花弄湿了她的裙子和他的鞋,但是两个人全不在乎。噼里啪啦的巨大响声将他对她说的话全数湮没,可他们仍然兴致勃勃地交流着。康穗拉着定助的手臂,像小女孩牵住父亲一样自然。
“定助……”
剩下的话,定助没有听到。但是有什么关系呢?

光【小短文】

八部乔尼理娜

“好了,请您用吧。”理娜曲膝而坐,将刚刚通过茶道泡制的一小杯茶恭敬地递到乔尼面前。阳光透过拉门的缝隙照射进来,乔尼觉得她和十年前自己第一次于横渡大洋的游轮上看见时一样美丽,时光从未夺去她带给他的惊艳。
     “谢谢你,理娜。”乔尼接过茶杯,小小地抿着。一股温润的清香在他的口中荡漾开来,他不由得赞叹一声:“你的手艺又精进了。”第一次看理娜泡茶时,那繁琐的工序令乔尼目瞪口呆;他在故乡英国时也常常泡下午茶喝,但是最复杂也不过是讲究茶叶上等,水温适中,器皿精致而已。然而理娜的动作显露着似水温情,动中含静,静中有动,所有举止都像天边最圆的月一般能引人心生醉意;从那天起乔尼便爱上了她,她的乌发和雪肤从此成了他最好的温柔乡。
       茶喝完,乔尼睁开因回忆而微微眯上的眼睛,就看见理娜用袖子掩着嘴巴,含着无尽的笑意望着他。还没等乔尼问话,理娜就抢先一步道:“你刚刚眯着眼睛的样子,看着真像你养的那些马似的,真是太有意思了——”妻子的笑语淹没在一阵嘈杂的跑动声里,乔尼听出这是乔瑟夫从外面的庭院里往室内跑。下人们还没来得及阻止,小男孩就奋力推开了和室的一扇门,一头冲进乔尼的怀里。他赤裸的小脚丫在洁净的榻榻米上留下了一长串黑糊糊的印子。
      “父亲!”他快乐地大喊,“陪我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