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西子

小段子

透子中心

     走。快走。
      汗水顺着早就湿漉漉的脸颊一滴滴落到脚下茂盛的草丛中,小腿上已经被锋利的草叶拉开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口子。暑气蒸腾着这片土地和少女。但还是要走。走。改变这一切的不会是对抗命运的顽强意志,而会是神明那令人惊叹的扭转一切的力量。透子的嗓子因为缺水而黏在一起,她的舌头涩的发苦。她怀念起母亲在夏日里会制作的冰沙,清凉又舒爽,只要喝一口就能卸去浑身的燥热;她甚至开始幻想自己能使用魔法,可以立刻在头上变出一顶贝尔那样的大帽子为自己遮挡烈日。冒出这样古怪的念头,透子觉得自己恐怕快支撑不住了,离传说雪拉比出没的树林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然而她的脚已经开始没有力气。但她不能停下,连到路边树木的阴影里暂时歇息的时间也没有。又走了一段,她的眼前呼地窜出几道白光,脑子里像是有人在鸣锣,震的脑壳嗡嗡作响。
       一下支持不住,透子跪倒在草丛里。可是不到一秒钟,她又用沾满了泥土的手掌撑着地,慢慢地令颤抖不已的双腿从弯曲再次伸直起来。四周静悄悄,只有她的鞋底摩擦地面的沙沙声。终于,她重新蹬住了腿并站直了身子,尽管因为长时间没有补充水分和不间断地赶路,她已经精疲力竭;但她居然还能往前跨步,而不是像蛇一样一寸一寸地瘫在地上挪。透子有点佩服自己了。然而没时间婆婆妈妈,她又一次向前跌跌撞撞地行进而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