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西子

SUNNY DAY【八部定康】


广濑康穗发烧了,病的要死,躺在自己卧室的床铺上。母亲不在家里,她只好去厨房给自己喝了一大堆感冒药,连窗户都没关好就跌跌撞撞地回了房间,又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实,出了一身汗。但是所有的方法都不管用,她的手脚还是软的像一摊烂泥,喉咙里塞满的粘稠的辛辣浓痰。

她百无聊赖,掏出手机发了个推特。
“今天好无聊。”

苍白无力的文字,她自己腹诽着,点了发送键,就把手机往身旁的被褥上一抛。
定助在哪里呢。他的眼睛像明亮的星星,说不定能照亮她模模糊糊的大脑思绪。康穗翻了个身,又把手机拿了过来。

“你在哪里?”她一个字一个字地摁着,心猿意马地将暗流涌动的情绪掩藏期中。

定助没有回答。又过了两分钟,没有。再过了一分钟也没有。

于是她点开收件箱,开始翻看起过往两人的通信。她没啥事时,有时候会这么做,在等待对方的回应时用这种有点幼稚的行为打发时间。收件箱里两人的曾经都翻了个遍,终于响起叮的一声。康穗咔嚓一下点开新邮件,却发现只是推送的广告信息。

她的心情沮丧,将手机压在枕头底下,然后缩成一团。大概是生病了,连情绪都变得孩子气起来。定助仍然没有回音。

她胡思乱想起来:他在东方家吗?如果在的话,大概是在照料大弥……那手机为什么不看呢,是没有带在身上的原因吗。还是说他的手机被人偷了,是敌人,还是常秀的恶作剧?上帝保佑我,不要让常秀看到我的短信,我愿意吃斋念佛一个月……

混沌中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一小会意识,清醒后嗓子干的难受。她狠狠地咳嗽起来,但是什么都没有咳出来,只能自己下床去找水喝。把脚踏进棉拖鞋里,头发往后拢成一束,康穗觉得自己好歹有了点力气,于是用手撑着墙,站直了身子准备去厨房里找杯子。但是还没走两步,一个黑影就迎面扑来,抓住了她的手臂,令她大吃一惊,短促地喊了一声,差点就摔倒在地,但是手上的力道把她拉住了。

“康穗!”那人焦急又关切地说着。康穗眼前的迷雾慢慢散去,终于看清楚面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东方定助。

“你,怎么在我们家里?”康穗虚弱地扶着男孩强壮的手臂,慢慢屈膝坐到床沿上。她被突如其来的惊吓遮掩住了喜悦的心情,这时才缓了过来,不由得抬头看着定助。男孩子好像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摸着后脑勺有点笨拙地解释起来:“那个,我昨天早上手机被小剑碰坏了,拿去修理,结果一个小时前才拿回来。我一开机就看到你的短信,还以为你被敌人袭击了向我求救,赶紧就给你打电话,但是打了好多个也没人接……”康穗忙从枕头下翻出手机,果然看见十几个来自同一个号码的未接来电。定助继续讲述:“然后我就到处找你,最后想如果你今天在家里,可能和上次八木山夜露一样,敌人去你家里袭击你了……我看你家厨房窗户没有关,就翻进来了。”

康穗有点窘迫,因为自己的一时无聊就害得定助担心忙活这么一场。她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又歉疚的要命,只得拉着定助的手臂说:“你留下来吧,这都快中午了,待会我煮饭给你吃。”

忽然客厅门口传来急促凌乱的敲门声,有一个雄浑的男声大喊着:“您好,有人在家吗!请开门!您好,有没有人在家?”

戒备的神色从定助的面庞上浮现出来,康穗却拉住了他的手,“没关系的,是附近巡逻的警官,估计是来例行调查的吧。”她冲门口喊了一声“来了!”接着就蹒跚着走去开门,定助赶紧扶着她,两人走到门口,康穗从门上的猫眼上又确认了一下来人,这才敢开门。几个彪形大汉一下挤进了屋子,差点把康穗挤出去。他们凶神恶煞地扭住定助,又有人拉住康穗的令她动弹不得。

“不许动!”大汉之一恶狠狠地对着定助吼,“你被捕了!”又转身对着康穗:“小姐,你没事吧?”康穗认出,他就是刚刚叫门的人,是附近一名巡警。

她满头雾水,看见几个警察已经把定助摁在墙上掏出手铐,急得大喊:“不要伤害他!”“小姐,你已经安全了,不用管那小子。”警察严肃地说,“刚刚我们接到你邻居的报警,说有小偷通过厨房没关好的窗子潜入了你们家。那位邻居说,你母亲今天一早就出去了,家里就你一位。我们接到报案就马上赶过来了,幸好你没有受伤。小姐,以后你可不可能再这么粗心了!自己一个人在家,却连门窗都不检查!”

“不是……他不是小偷,他是我朋友!”康穗扯着沙哑的嗓子,焦急地辩解着,看到几个警察面面相觑,“我,我今天生病了,所以我叫他过来陪我。他在外面叫门,我没有听到,他担心我出事才从窗户进来的!”

“我可以担保,我知道他的身份,他叫东方定助,你们可以打电话给东方家……就是那个水果连锁的东方家!他是他们家的养子!”看见几个警察怀疑的目光,康穗只好当着警察的面拨通了东方家的座机,铃声叮铃铃大作,一个男人走过来接起了电话。
“喂?这里是东方家。”他说。

康穗的脑袋轰隆一声,是常秀的声音!“常秀,是我!你快去叫……”一个警察夺过康穗手中的电话,“喂,你好,这里是杜王町第二巡警小队。我想向你们证实一下,你们家是否有一名叫做【东方定助】的家庭成员?”

常秀原本还在“康穗,康穗~?”地叫个不停,警察的话让他楞在当地,“啥?你说东方定助?他干嘛了?”

“他有非法入室的嫌疑,我们需要找他的监护人。”警察的余光瞟向站在一边的康穗,少女面色苍白,嘴唇发抖,这令他更加怀疑,语气也严厉起来。

“啥?东方定助?非法入室?”常秀拎着电话,脑袋里忽然电光一闪,是时候让这小子吃点苦头了,“没有!没……没这个人!”

大弥从房间里走出来,听见常秀正欢快地哼着小曲。“二哥?你这么开心干嘛?”
常秀哼唱着,兴致勃勃地将曲子的歌词换掉了,“啦~大弥~你~看好的~那~小子~被~哥哥我啊~整了一道~嘿嘿嘿~”

康穗的推特更新了一条消息:
“今天真是糟透了。我还是宁肯今天无聊点好。”

end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