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西子

一个沉默的吉良和少女心仗世文的小短文

        火车穿过荒野,穿过隧道,然后一路呜咽着向东奔驰。仗世文坐在车厢的右侧看着吉良吉影剥开一个橘子的外皮,又用他那骨节分明的手将它送进唇舌间咀嚼,咬碎,融化,仗世文盯着他一动一动的喉头,想着汁液溢满口腔的甜味如果通过接吻传来会是什么感觉。吉良好像看穿了他的所有的秘密,一针见血地将眼睛眯起。然后他的额头被猛地碰撞了一下,真的被吸吮着舌头亲吻起来。慌乱之余仗世文在硬座桌下的双腿乱蹬,连皮鞋都踢掉了一只。
      还好这节车厢里就他们两个人,吉良用沉默又带着威慑意味的进攻叙述着他的心情,仗世文后脑勺陷进座位的柔软皮革里粘住了头发无路可逃,只得瞪着眼睛承受这出其不意的攻击。海的味道从半开的窗口就这样溜进来,吉良终于放开了濒临窒息的仗世文,转头看向窗外。
      仗世文想起之前他说自己是海的男儿,也许他不适应之前干燥粗糙的陆地之旅,意外的相会让他倍感欣慰。吉良深邃的黑色眼睛像深井般泛着潮湿又危险的气息,但望向大海时又被那宁静的水域染成汹涌的暗蓝,带着塞壬歌声一样致命的诱惑力,诱使仗世文义无反顾地投入,哪怕他恐惧水,但在这里他感觉安全,并且忘却了纠缠不休的过往。
       

新文风好轻松……感觉我只要想到什么写什么就行了x不带脑子地比喻也行x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