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西子

关于话剧演员的事情

崩溃发疯向

什么也没有讲清楚,就是自言自语地呓语,没有剧情文风

响视角

奏又死了一次,被我杀的。 他挥舞着头颅倒下去,长发被气流拉的乱抖,最后后脑勺砸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我放下手枪,只觉得内心无比压抑悲伤。他的的笑容还历历在目,现在却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咳,哪怕他二十分钟前刚刚死过一次。
“停!”琴音在几米外大喊着,高举她的双手,“不要往左侧倒,往右,往右!”于是奏从地上坐起来;他的表情很憋屈,好像刚刚有人扇了他一耳光。排练进行了这么久,他好像没有一个动作没被琴音挑出刺过;我不知道琴音是不是故意的,她太热烈像朵野玫瑰,以至于装疯卖傻起来没人能拆穿。我抓住奏的手,拉起他,让他双脚安稳地踏着地。 我想抱抱奏,说两句安慰的话,但是他只是咬着下唇不发一语。也许他觉得自己很失败,连一场普普通通的话剧都演不好,该死的。看着他,我觉得灵魂得到了洗涤,哪怕那些脏水原本就是奏泼上去的。我爱他。
他一步步地走向琴音,然后邻家姑娘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演技确实拙劣,不过毕竟是新人,可以磨炼——琴音有点操之过急了。我这样想着,但是没有去阻止。这毫无疑问,在而且奏和琴音的眼里都会显得愚蠢,虽然琴音知道内情,但这不代表她能容忍我干涉她作为导演的权利。好吧,我就抱着胸站在一边好了,待会还可以唱唱红脸,这下子得到我的安慰一定是很令人感动的。
“干什么?”
我觉得奏连皱眉的样子也好看,细长的眉毛纠结成一团让人想要把它理平。我觉得空气燥热,也许要再杀死他一次,方能熄灭我心中无穷无尽的火焰。
他真好看,不该来演一个落魄潦倒的流浪汉,应该去演大户人家贵公子。我很容易就被自己的情绪所禁锢,所以也想着,将他人拉入同我一样的悲鸣深渊。
我看着他走回来,哪怕落满尘土,依然是熠熠生辉的火红宝石,像血一样流动恍然不止,照耀我的双眸。
于是我拔出了枪。

评论(7)

热度(15)